农业又出新技能 无人机飞向田间还有多远?

2019-09-04 作者:网站首页   |   浏览(135)

近两年,农用植保无人机逐渐热了起来,各地的演示活动不断,我省有很多种植大户、专业合作社、农业企业对这种既方便又实用的高科技产品表现出了浓厚兴趣。然而,对于这个新鲜事物,很多农户却对无人机望而却步。

杨浩展示农业植保无人机。 目前,随着“效率高”“成本低廉”的农业无人机在农业植保服务市场上大显身手,我省不少种植大户、专合社、农业企业都对这种方便实用的高科技产品表现出了浓厚兴趣。然而,面对这一新鲜事物,不少农户却对无人机望而却步。如何让农业无人机从困境当中突围?11月中旬,记者进行了调查。 热现象 用工少效率高企业看好无人机 绵阳特航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经营无人飞行器的企业,该企业营销部经理温德高最近很忙:“目前我们无人机团队往全省各地跑业务,联系明年大春时的农业植保服务,那将是我们一年的工作重点,也是最忙的时候。” 在该企业的大厅里,记者看到了特航科技自主研发的一款用于果树、水稻等作物农药喷洒、授粉的植保无人机,该无人机体型较大,重心较低,轴距1.5米,高度50公分左右,最大负重达10公斤。 “我们对无人机进行了适应性开发,让它成为一款专门针对省内丘陵地区的农业植保无人机,具有小体型、大载重等特点。平原地带视野好、起降条件好,但丘陵、山区的气候、海拔不同,对无人机的可靠性要求条件更为严格,我们的无人机就可以适应丘陵和山区的工作环境。”绵阳特航科技技术部经理杨浩介绍。 “我们启动这个农业植保无人机项目已三年,完成了从外观制作到植保参数的研发。我们植保作业队有10个人,共12台无人机,从一般出工的情况来看,1台无人机一天可为300亩农田喷洒农药,7台无人机一天可以喷洒2000余亩,接的单子一般一天就搞定了。”温德高说,截至目前,公司已在宜宾、自贡、泸州、南充等地共计喷洒了5万多亩农田,喷施的作物包括水稻、小麦、菜籽、玉米等。 温德高介绍,从喷洒的效果来看还是不错的。比如水稻,由于无人机的喷施力量很大,喷洒非常均匀,农户反馈的效果非常好。且无人机喷施的成本为12—15元一亩,较人工便宜一些,也让农户格外青睐。从售卖的情况来看,今年直接出售或者通过合作的方式,一共订购了将近20台无人机,全都转给了四川境内的单位。 即使是个体农户,也有想拥有农业植保无人机的愿望。在绵阳市今年举行的第三届中国科技城国际科技博览会上,来自梓潼县黎雅镇的农民杨良军就盯上了特航科技的无人机。面对看中的一款植保无人机高达6万元的价格,杨良军表示将向镇上、合作社和县农业局联系,看能否实现租赁使用。 除了省内企业看重农业植保服务这个市场,省外的一些企业也想加入竞争行列。 众农互动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电子商务的北京企业,其搭建的电商平台“老农帮”在网上营销种子、化肥,供应果蔬等,今年彭州蔬菜博览会期间,该企业副总裁马万春前往菜博会“淘金”,这次他们除了带来电子商务平台外,还带着对农业植保无人机项目进行考察的目的。 马万春向记者透露,目前公司将到四川进行农业无人机销售和租赁,从公司从业的经验来看,主要针对的对象是公司企业、种植大户等。“目前对四川的情况还不了解,但是有信心将这个行业做起来。”马万春说。 冷观察 使用者心存顾虑获市场认可还需时日 然而,杨良军最终还是没能用上这款植保无人机。11月底,当记者电话联系这位农户时,对方表示,他觉得农业植保无人机的价格较高,而且无人机在丘陵地区的操作使用较难,难下决心购买。 对杨良军这样的顾客,温德高说特航科技不是第一次遇到:“向我们咨询的合作社比较多,单是在绵阳地区,至少有15—20家合作社向我们咨询过合作的事情,由于植保无人机没有纳入本地政府的农机补助扶持,大多都只考虑租赁植保无人机。国家无统一的喷药标准、农户对无人机喷施效果存疑、无人机飞手培养困难等影响了用户的使用,以及市场化运营。” 温德高透露,一台这样的农业植保无人机实际售价超过5万元,最好的需要18万元。与合作社最好的合作模式是 “租赁”。特航科技接一单面积在2000亩的喷洒业务,只需要一台飞机就能在七天内完成喷洒,极具市场潜力。从成本来看,比起人工效率至少提高了30倍以上,“农业植保无人机的租用优势是很明显的”。 “无人机的喷施还未大规模进入农田,主要因素还是农户对新技术的不了解,不知道喷洒的效果,另一个因素是对新设备的认识不够,怕不会操作,也找不到购买或者租赁的渠道。”温德高说。 “目前我们的植保无人机,在水稻农药的喷洒方面做过大量的实验,飞行器螺旋桨的气流能帮助雾化的药液深入叶根,测试的结果表明,叶片双面均匀受药,药效是显着的。我们做试验时邀请了不少专合社的理事长参观。他们对我们的无人机施药效果相当满意。”杨浩告诉记者,目前特航科技的业务主要集中在政府购买的 “统防统治”服务项目上,就是因为政府统防统治的植保服务项目往往面积较大,时间紧,好多专合社都没有那么多人力和财力接下这样的单子,除非和植保飞行器公司合作。 “目前,农业植保无人机的使用率,与四川作为农业大省所需求的量相差比较大。换句话说,我省农业植保无人机研究及应用才开始,要走的路还比较漫长。四川是浅丘陵地区,山地、高原和丘陵约占全省土地面积的97.46%,导致我们对农业植保无人机的技术参数要求比较高。除了成都盆地等少数平原外,其他丘陵地区利用无人机作业的技术问题尚在探索阶段。困扰植保无人机的三大难题——巡航时间、机载喷洒装置、操作的易容性还没有完全解决。”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成都工业学院无人机研究所长严月浩教授说。 探出路 组建合作社推广植保无人机专业服务 严月浩教授介绍,尽管面临上述困难,由于我省在航空领域的研究有较好的基础,目前农业植保无人机从研发、制造、销售和培训服务都取得了长足进步。据成都工业学院无人机研究所调查,在四川全省注册的无人机研发企业近16家,生产企业20家,服务企业50家,已经有个别企业在植保无人机的研发上掌握了核心技术,取得了一些突出成绩;个别县区已经开始使用植保无人机进行授粉、防护病虫害。 今年四川在全国率先将政府购买公共服务机制引入病虫害专业化统防统治,省财政投入4000万元专项资金,在45个粮食主产县开展政府购买植保病虫害防治公共服务试点,省内不少农业无人机企业迎来发展的“春天”,这些企业纷纷利用农业植保无人机在工作效率、使用成本等方面的优势分得市场“一杯羹”。 政府购买服务对我省农业无人机产业有何利好?从未来发展看,对我省的农业无人机市场有何深远影响? “政府投入专项目资金购买植保病虫防治公共服务,对四川农业无人机的企业是件利好的的事情。目前无人机最弱的部分是应用,政府利用专项资金来引导无人机在植保领域的应用,让企业看到了希望。从无人机研究、制造,到应用到售后服务,甚至是组建专业服务公司都需要协同创新。如同汽车行业,如果汽车只是卖出去算数,没有4S店等售后服务,产业的发展肯定会受到影响。所以发展四川无人机产业,应该用全域产业链的思维来引导无人机产业的发展,做《中国制造2025》的先行者。可组建专业农用植保无人机服务合作社,建立有效合理的运营机制,为我省农业发展保驾护航。”严月浩说。 不久的将来,我省租赁、购买农业无人机等商业行为必将兴起,也将吸引大量的无人机研发、生产和销售企业的参与。面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什么样的企业能够从市场竞争中胜出? “将来的无人机企业一定是有明确的分工和协同发展的。研发、生产、销售、服务各有各的本质业务,但是相互之间又是一个整体,协同互助、协同发展、协同创新,只有这样企业才能脱颖而出。”严月浩认为。

本文由金沙彩票app发布于网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农业又出新技能 无人机飞向田间还有多远?

关键词: